百亿甩卖背后有鬼 张之洞九泉之下哭了

摘要: 这难道是一场阴谋吗?

11-02 07:30 首页 德林社


今日视频约6分钟,全文共计1129字,阅读约需4分钟。


每日一学:

一年亏损46亿,几百亿卖身的背后是公司高管的套现还是无奈之举?晚清名臣张之洞留下百年历史的公司,如今在A股混不下去了,但问题至此远远没有结束,背后诡异的问题也接踵而至。


? 天气渐凉,德林社温馨提醒小伙伴们注意及时添衣,预防感冒哦!


360亿元规模的钢铁集团甩卖给你,你会买么?钢铁巨头们两手插在裤兜里,撇着嘴说:买啥买,再等等。现在,重钢就是那个被人看笑话的倒霉蛋。重钢拍卖背后,是无奈还是陷阱?


△ 利益背后往往隐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


作为西南最大的钢铁企业,重钢已经有120多年的历史了,前身是晚清名臣张之洞主导的汉阳铁厂。武汉会战前夕,汉阳钢铁搬迁到重庆,成为中国实业版“敦刻尔克”大撤退。新中国成立后,重钢因为国家贡献获得了新中国工业部颁发的第一张奖状。在香港和A股上市的重钢在2011年时规模就超过630亿,当时喊出了千亿集团的口号。


6年过去了,重钢不但没有实现千亿目标,还亏损累累。尽管国家推进去产能政策,钢铁行业迅速复苏,可重钢在2016年就亏损46.9亿元,2017年前六个月继续亏损9.98亿元。没有抓住国家产业转型风口的重钢现在更惨,有1443家债权人围着讨债,申报债权高达383亿元,初步确定的债权人高达1364家,债务总额超过350亿元。重钢沦落到只能通过司法拍卖进行重整的地步。


△ 重钢前身汉阳钢铁厂


第一次拍卖,法院挂出重钢100亿资产,到了最后期限,居然没有一个人报名,可想而知公司有多烂。一个月后,法院再次挂出部分资产,只将第一次拍卖的二炼钢、棒线、型钢、房产等资产挂出,总规模只有第一次的40%,而在成都核心区的房产还是打折价。问题的关键是,第一批甄别的债权人只是一个开始,还有大批的债权人陆续冒出来,申报债权人上升到1452家,申报债务总额还在不断攀升,已经超过390亿元。


重钢拍卖无人问津,可诡异的事接踵而至。


就在重钢百亿资产拍卖期间,宝武集团控制的四源合基金与重庆战新基金给重钢发函,说看好重钢重整后的发展前景,想两家联合成了一家平台公司参与重钢的重整。既然两大基金想重组重钢,为啥不直接通过司法拍卖购买呢?按照国有资产处置的游戏规则,资产需要公开拍卖,流拍一次,降价10%,三次流拍就可以协议转让了。也就是说,只要两只基金按兵不动,重钢还有继续流拍的可能,三次流拍后不仅有30%的收益,还能获得更大的谈判空间。


△ 拍卖锤落下,重钢是否能起死回生?


难道重钢诅咒再现?重钢的前身汉阳铁厂就是命运多舛,兴建之初,晚清政府给不了什么资金,搞得钢铁厂一开工就资金链紧张,身为湖广总督的张之洞一直被人指责是只会耍嘴皮子的清流,他不信邪,让管家用空箱子去钱庄抵押套取数十万银子,方才解了汉阳铁厂的燃眉之急。因为,按照当时的游戏规则,总督府的箱子不能开箱验货。现在四源合为首的基金们坐看重钢流标,难道想像张之洞当年空手套白狼一样吗?


如果张之洞九泉之下有灵,看到重钢的今天会不会哭了?同为国企的两大基金坐等重钢甩卖,他们这样做无非是想压缩债权人的回报,可他们这样做更容易将重钢推向绝路,一旦重钢拖延至年底不能扭亏,将从A股滚蛋,最终遭殃的是散户老百姓。面对重钢的百亿拍卖困局,也许,老百姓会说,它现在是蚂蚁驮秤砣,难上难啊。

识别下图二维码

获取报名参加青岛私享会的机会


『您所看的内容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德林社(ID:delinshe),德林社致力于提供更多内幕和更有价值的信息,这里每天都有有趣、有料、有爆点的财经内容。投资是一种修行,炒股是一条寂寞的路,在德林社遇见专业有趣的人,一起做好投资。』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报名青岛私享会!


首页 - 德林社 的更多文章: